纳溪| 临淄| 雷州| 遵义市| 延川| 西充| 青白江| 阜南| 嵩县| 珙县| 桂林| 景东| 兰考| 晋城| 百色| 二道江| 枝江| 长白| 海丰| 封丘| 铜梁| 安塞| 巴林右旗| 定南| 保德| 临湘| 屏山| 丰都| 霍林郭勒| 盘县| 清涧| 宣威| 威信| 新田| 法库| 洱源| 易门| 邵阳市| 昌黎| 德惠| 繁昌| 广州| 安达| 维西| 忠县| 镇康| 临朐| 重庆| 休宁| 桃园| 大田| 玉溪| 瑞安| 白云| 东乌珠穆沁旗| 天山天池| 五家渠| 尉氏| 增城| 兴化| 蓟县| 辽阳县| 紫金| 杂多|
当前位置:经济频道首页 > 正文

Des rames de métro sans conducteur mises à lessai à Shanghai

2018-12-15 18:05:26    第一财经  参与评论()人

最近两年,因为房价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,甚至部分三线城市接连上涨,“房子”成为之无愧的热门话题。买房,不论是刚需还是投资,成了许多人不得不思考和面对的问题。

但从目前来看,至少从投资的角度,房子已不适合再购买,或者说房地产最近这个连续两年的上升周期将告一段落,这里先从最近各地纷纷上调房贷利率折扣说起。

引发关注最多的是北京。从5月2日起,包括工、农、中、建、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,以及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收紧北京市房贷优惠政策,首套房执行4.9%的基准利率;二套房的贷款利率则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20%,即5.88%的年利率。

类似的,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、天津等地首套房贷利率近期也纷纷所上调。其中杭州首套房贷款利率基本上在9折至9.5折;上海的多家银行将首套房贷利率由先前的9折上调到9.5折甚至基准。

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?比如某对年轻夫妇预算300万准备在北京买首套房(300万在北京买房如今不算多高的预算)。其中贷款200万,按照一年前八五折的房贷优惠利率,也就是年化4.17%,200万贷款30年每月还款9745元,总计利息150万。如果没有折扣,也就是基准利率4.9%,那么需要没月还款10615元,利息总计182万。等于多支出32万的利息,这无疑是变相的涨价。

当然,房贷利率上升并不是房子不再具备投资条件的根本因素,但却可以说是直接因素或者导火线。

一方面,房价之所以在2015年开始上涨,诱发因素也是因为房贷利率,只不过当时是连续降息——从3月1日开始,全年共计降息五次,贷款利率累计降低1%。取消房贷利率优惠是变相“涨”房价,降息自然就是变相地降价。

另一方面,商业银行纷纷上调首套房贷利率,主要并非为了贯彻房地产调控政策这个政治目的,而是基于房贷资金成本上升的内生动力。今年以来,资金市场的无风险利率一直抬升,5月4日,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继续集体上扬。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隔夜品种上升了0.0055个百分点至2.8506%,刷新两年来高位。7天期Shibor上升了0.0140个百分点至2.9270%,其余中长期利率品种也呈现上升走势。

除了资金市场的专业指标,举个通俗的例子:最熟悉的余额宝、现金宝等无风险或者风险极低的货币基金,7日年化利息都超过4%了,这也是近两年没有过的情况。货币基金主要投向银行协议存款和大额存单,银行付出的资金成本自然在4%以上,如果房贷利息再打八五折,那银行房贷业务就无利润可言,如此说来,房贷利率上升是一种趋势。还有美联储加息等外部影响因素,这里暂不讨论。

 
百度